开新局、谋变局——重读《实践论》《矛盾论》的启发

时间:2021-07-22 02:2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937年4月开始,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以下简称“抗大”)讲授哲学,并为此撰写《辩证法唯物论(讲授提纲)》。七七事变后,全民族抗战爆发,在抗大的授课也就此中断了。这短短几个月的授课内容,凝结为影响力广泛的著作——《实践论》和《矛盾论》(以下简称“两论”)。“两论”常读常新,每每捧起都能给我带来新的思考和启发。今年3月来到中央党校学习,在系统学习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同时,我翻开原著重读“两论”,读出了不一样的感悟。

  《实践论》和《矛盾论》是极其朴素的哲学著作,没有晦涩的词汇,没有炫技的表达。但它们却是极其深刻的哲学著作,是中国革命史的哲学升华。“两论”的思想价值和历史贡献毋庸多言,我自己也从小学开始通过思想政治课学习“两论”最基本的哲学内涵。但这次重读“两论”,读出了两点新体会,即《实践论》和《矛盾论》是指导我们开新局、谋变局的重要哲学著作。

  《实践论》不仅告诉我们要用既有理论改造世界,更告诉我们要发现新情况、提出新任务、创造新理论、开创新局面

  《实践论》阐释了实践在认识中的重要地位、认识的辩证发展过程、认识运动的规律和真理发展的规律。此前每次读到文中引用的斯大林“理论若不和革命实践联系起来,就会变成无对象的理论,同样,实践若不以革命理论为指南,就会变成盲目的实践”这句话时,仿佛就已经把《实践论》内涵都吃透了。但事实上,接下来用一个设问句,引出了《实践论》最后一部分重要内容,但也是常常为人所忽略的一部分内容。“说到这里,认识运动就算完成了吗?我们的答复是完成了,又没有完成。”原来,“懂得了客观世界的规律性,因而能够解释世界”,并“拿了这种对于客观规律性的认识去能动地改造世界”,都不算真正完成了认识运动。“真正的革命的指导者……要使新的革命任务和新的工作方案的提出,适合于新的情况的变化。”

  运用既有理论改造世界,远远不够。这飞速变化的世界,推动我们不断改造理论、彩民高手坛论资料财之道创新理论,不断用新的理论指导新的实践、开创新的局面。

  “客观现实世界的变化运动永远没有完结,人们在实践中对于真理的认识也就永远没有完结。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没有结束真理,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开辟真理的道路。”可见,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未要求人们不管何时都要原封不动地将他们的理论作为实践准绳。我们面对的不是一成不变的世界,时代不断给我们抛出新课题、提出新诉求。若我们僵化固守既成理论,无视新情况新问题,那我们便只能成为“只知跟在车子后面怨恨车子走得太快了”的人。

  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正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在新时代中国的生命延续,是被中国新时代发展实践验证的真理。结合最近两年多的工作,我深刻体悟到,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历程,就是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超运用实践论的哲学原理方法应对新情况解决新问题的鲜活案例。

  全面深化改革如何再布局?新时代如何坚持和发展“一国两制”?香港澳门如何更好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这些都是新征程中摆在人面前新的重大历史课题,没有现成答案可寻。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是习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战略,是新时代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的新举措,也是推动“一国两制”事业发展的新实践。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公开发布,对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定位、发展目标、空间布局等方面作了全面规划。

  面对纷繁复杂的外部环境和严峻局面,党中央高瞻远瞩、指挥若定,及时果断调整治港治澳方略,以治本之策维护香港长治久安。同时,依托大湾区建设这个大平台,不断推出经济、社会、民生领域的政策利好,全力支持港澳在积极参与大湾区建设中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这一系列刚柔并济、标本兼治的组合拳,揭示了“一国两制”实践规律,在实践中极大丰富完善了“一国两制”理论,充分体现了“通过实践而发现真理,又通过实践而证实真理和发展真理”的辩证唯物主义知行统一观,谱写了新时代的“实践论”。

  《矛盾论》不仅告诉我们要重视矛盾,更告诉我们要重视研究矛盾的变化,从而谋变局、求胜利

  关于“变”这个问题,《实践论》已经通过论述“知”与“行”的关系明确指出,变化是第一位的,因而“行”也就是实践是第一位的。《矛盾论》则进一步从认识方法、实践方法的维度揭示了为什么和怎样做的问题。矛盾是辩证法的基石,从黑格尔、马克思到,都将矛盾学说作为自身哲学建树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细细读来,提及的矛盾和西方哲学史中所指的矛盾并不完全是一回事,提及的矛盾是基于当时中国社会现实情况,对黑格尔和马克思的创造性发展。只有清楚认识到这一点,打破传统辩证法对我们头脑认知的桎梏,才能真正领悟《矛盾论》的伟大。

  主要矛盾、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次要方面,矛盾的特殊性、一般性——矛盾学说的基本概念大家耳熟能详。因此,不少人便理所当然认为自己掌握了矛盾学说的精髓,反而忽视了《矛盾论》深藏的动人之处。如果说这次重读《实践论》,我读出了“新”,那重读《矛盾论》,我读出的就是“变”,而推动“变”也要注重矛盾的次要方面。香港马报开奖结果场

  在《矛盾论》中,矛盾是不平衡、不对等的,事物的性质“主要地是由取得支配地位的矛盾的主要方面所规定的”。同时矛盾又是发展变化的,“矛盾的主要和非主要的方面相互转化着,事物的性质也就随着起变化”。因此,通常我们得出的结论便是要重视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但是,当我们站在“变”的角度看问题,其实居于变化主动地位的往往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而是矛盾的次要方面。换句话说,就矛盾性质而言,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守”方,矛盾的次要方面是“攻”方。进一步讲,如果我们希望保持某一事物的性质,那便要警惕矛盾次要方面的变动,将这种变动程度始终掌握在可控范围内,不至于冲击矛盾的主要方面;相反,如果我们希望改变某一事物的性质,那便要积极推动、促进矛盾次要方面的发展变化,用我们希望的矛盾次要方面取代矛盾的主要方面,从而使得事物的性质朝着有利于我们的方向改变。大是小变来的,强是弱变来的。小可博大、弱可胜强,无论是中国革命战争史还是中国发展历史,都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相反,如果眼光只盯着当下矛盾的主要方面,忽视或者无视变动中的矛盾次要方面,那么盛会变衰、强会走弱。

  空谈矛盾其实毫无意义,仅仅知晓概念和大道理也毫无意义。实践面对的是“前所未料的情况”,而研究矛盾便是研究变化、探求变局之源。只有重视变局、正视变化,真理才不会沦为教条,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之路也才能越走越宽阔、越走越通达。

  写到这里,马上跳入我脑海的就是习总书记曾以“在小小的桌子上唱出了精彩的大戏”形象地描述了澳门在丰富“一国两制”实践中的作用。为了解决澳门经济结构单一的问题,习总书记亲自部署建设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以横琴岛为载体率先在改革开放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大胆创新,推进规则衔接、机制对接,打造丰富“一国两制”实践的新示范。横琴岛小小106平方公里,探索的是丰富“一国两制”新实践的大文章,探索的是大湾区市场一体化、高度融合发展的新模式,探索的是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这正印证了《矛盾论》中阐释的“以小见大、小突破带动大变局”的朴素道理。

------分隔线----------------------------